骶影

高中生,上学不上线
跳坑多
挖坑更文寒暑假期间(都不一定
慎关

彩虹蟒丽苏:

哎,似乎没人在意问题本身是网络暴力的管制问题,总扯这圈那圈,中小学生年年有,让他们成瘾的事也年年有,就算成年人在网上因为各种事发生or遭受网络暴力的也很经常。
一怒之下逞口舌之快地去骂一个人代价太低,人多了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很可怕的,但是不出人命一般没人管,大部分社交平台举报人身攻击只是个摆设。
就算不出人命,受害者遭受到的精神创伤又谁能弥补,找谁负责,法不责众嘛不是?
我这么说只是想起了自己差不多也是一年多前,因为参与了一件事后所经受的网络暴力退博了,后来还有了抑郁症,离开了大部分网络社交圈子,进入人生最低谷的时期,那几个月都不知道怎么过去的。我现在终于才有勇气重提,是因为终于买过这道坎了,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活在怕被打击报复的恐惧中,因为在低谷时我也看清了,网上很多事无人能助,自己最害怕的就是没有什么东西能维护自己的权益,人活着不是为了只有条命,还有很多东西是不能失去的,我此时提这件事也不是希望翻旧账,那些人估计也都是逞一时口舌之快的人,后来也没影响我的生活,井水不犯河水就行了,而且我始终不喜欢给一个群体因为有什么共同的特征而一起贴标签,一个圈子,什么人都有,难道因为其中一部分人做了过分的事就要连其他没做的人一起负责吗?所以即使当时一些人对我进行了网络暴力,我并不会去责怪和怨恨那些和他们喜欢过同一事物的人,毕竟冤冤相报何时了?

我寒心的只是现在的各种管理制度,一些权益遭到危害时却没有办法去维护,连简单举报个人身攻击都没地方处理,或者维护代价太高个人根本承担不起,只能等伤疤自己慢慢恢复,出问题也只能是底层互害,如果“正义”全都要靠群众自己去解决,用谩骂和拳头才能解决,要法律何用,要各种管理系统何用?
如果举报的存在只剩被各种人报复对家和恶性竞争作用,这样的系统存在有何正面意义?

只可惜一个底层的人无法改变什么,只能学会低调处事不再添乱吧,或许这就是成长必经之事。

——————————————

题外话,MH是我从中学玩到大的游戏,WG刚上的那几天我还很开心地以为生活有了盼头,以后生娃还能在自己忙完工作娃忙完学业后,一家人开开心心狩猎,那是我难得一次有了对未来生活和家庭期待的时候,几天后下架,一个冷锤打掉了这个念头,倒是让我更不想生小韭菜了,只是在暗中庆幸还好现在还能联机,或许这就是在这种环境下苟且偷生的生存方式吧。

评论

热度(57)

  1. 风疯疯疯疯画科普的鹿易 转载了此文字
    是这样,这个虚拟世界的存在就和这个世界同样虚拟,三次元的许多道德标准也就好像不存在一样,一些在现实中...
  2. 骶影画科普的鹿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