骶影

高中生,上学不上线
跳坑多
挖坑更文寒暑假期间(都不一定
慎关

深夜雷安小论文

白鹭洲:

(主观发言开始,个人色彩浓厚)

其实对于雷安,我向来不纠结于be或者he,我更纠结于他们在这个故事里是都两情相悦并且坦白,我认为在不在一起和是否相爱关系不大,而二者中相爱更为重要些。

这两个如此自我如此谨慎多虑的人,要对对方坦白有多难?其实我写他们总是有一方更主动的,但我自认为这种主动尽管尽力了却还是有那么点ooc——这两个人不会这样。

所以在我心里,写到他们坦白就已算圆满。

雷狮确实百无禁忌,但安迷修之于他从不是可以这么简单去衡量的。但凡雷狮对他有那么一点悸动,安迷修这三个字在他心里就会成为首要麻烦,成为他遇到的所有状况之外的东西。我私心会让他们变成对方心里空前绝后的大危机,自我、自私的人要爱上一个人很难。

我朋友在开导我的时候说过很长一段话:

我觉得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不信任感情。说实话可能是心态不同,对我来说感情,不管是爱情也好友情也好,本身就是个有时限的东西。当接受了这一点前提后,说不定也就会平和很多了。
记得很早看过一条po,原话忘记了,大概意思就是“我说我永远爱你不意味着一辈子,而是现在对你的爱足够让我敢说出永远。”一万年太短只争朝夕嘛,感情也是一样的。
要相信在一起时曾经的开心都是真的,就算后面因为各种事情带来了痛苦,曾经也是快乐过的。不去纠结那些曾经,然后如果现在因爱生恨/开始厌恶了,那就痛快点恨个彻底。痛苦和快乐永远都不是割裂开的。
但话说两头,可能是我总会往坏的地方假设可能性,我总觉得吧,在“我相信了ta”的同时也就给了对方摧毁信任的刀剑,所以我还是觉得“不管再爱也不能失去自我”这点真的很重要了。因为无论如何我个人还是始终觉得,在爱其他人之前要先爱自己。
反正怎么说,中心思想就一句。
不要因为身边这样的事情太多而失去了“爱”的能力。我现在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享乐主义者(不),在感情里,其实不止男人是这样的。
人都是这样的。
大部分人,我们都只是凡夫俗子而已。

我非常认同这个感情观,也会让自己笔下的雷狮这么想,这是一个非常独立且现实的思路,一个客观的享乐主义者。

不为爱失去自我,先爱自己后爱人。
人生本就是短的,及时行乐不沉迷于计较得失。
不计较不是不考虑,要做好一切最坏的打算。
清醒地去认识感情的时限。

最后一点最难,因为一般人很难直面时限,也就是难以直面放手的。而我认为雷狮是很好的放手者,安迷修则更难以进入一段感情也更难放手。

安迷修心里总会有比爱情更大的大义,他一旦真的接受感情的开始必定是把爱情抬高到了大义的地位,所以两者出现冲突后,他会难以走出任何一方。雷狮心里永远没有准确的位置,爱情和所谓大义,都是随着心情或者客观现实变化而变化的,他会衡量,然后取舍。

他们仅仅相爱的话还会有更多出路,但如果在一起很可能痛苦不堪——这是我心里的他们。

为了减轻这种矛盾,我就会换不同的pa,不同的环境背景,去创造更多“在一起”的条件,或者提供更好的相爱的氛围。

有趣的是,我开篇也说了,他们更适合仅仅相爱而不是在一起,可相爱就是最难的事,他两的每个节点就是重重矛盾,但也因此有了去探究去描绘他们的乐趣,他们可以表达出更多东西。

两情相悦真的很难很难,我热衷于他们坦白的那一刻,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我很爱写这个坦白的时刻,这是我最深最深的愿望,为他们,也为自己。

评论

热度(244)

  1. 白鹭洲白鹭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白极乐
  2. 骶影白鹭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