骶影

高中生,上学不上线
跳坑多
挖坑更文寒暑假期间(都不一定
慎关

段子

暑假最后一个段子,明天开学,这半年是不会再写文了。
谢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这是一个甜饼,希望喜欢喽。


沈巍是一个大学教授
年方三十二。
赵云澜是特调处的处长
年方二十八。
没人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搞在一起的。
一个温润大方,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君子端方的气质,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另一个呢?
痞里痞气,一天没个正形。

痞里痞气的那个说话总是带着笑,但那个笑总像是刻在脸上的,和画皮一样,他在笑的时候眼里没有一点笑意,如果你和他谈话时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你或许就会明白什么叫做活阎王。

这家伙或许就真是个活阎王。

他的脾气不好,外面一副人五人六的样子,但到了内里,要自己过生活的时候,就变得邋里邋遢无所顾忌了。
曾经有一个暗恋他多年的女下属在进到他房子后都选择了放弃,于是乎便没人知道那个教授是怎么看上他又是怎么忍受他的了。

在这个不宽容的年代。

这就像一个神迹。

忍受这样的一个人,似乎是除了脑子有一些问题的人以外,谁都不可以做到。

我无法相信我的老师脑子有问题,但我更无法理解他怎么会选择赵云澜和同性恋。

我曾经以学生的身份去问过我的老师为什么会选择和赵云澜在一起?
他疑惑地看着我。
我也疑惑地会看着他。
最后,他受不了了,就放下了手中的钢笔,冲我笑了起来。
“天底下总有一个人,你压根就不知道他好在哪里,但你就是忍不住想去接近他,去对他好。”

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这也许听起来像是个傻子。但实际上和我和他的性格就是南辕北辙,不单性格,就连生活习惯和待人处事方面也是一样,我们都格格不入。”他无奈地摊了摊手,扶了扶眼镜:“也许说真的要有相符对方审美和看的上的东西。”
“也许也就只有脸了。”
他笑的温柔。
“我和他的性子实际上都有些傲。”
他的目光柔和起来,轻轻嘬了口茶,好像在回忆遥远的初识:“但无奈对方刚好合了胃口,也就慢慢敛起了脾气,学会了退让,开始专专心心的过日子了。”
他撑着脸,看着我笑。
“我支持他的理想,他也理解我的做法,我们相互掺扶着前行。这或许就是我们为什么能一直走到现在的原因。”
他勾了勾嘴角。
窗外传来一阵敲打声,我和他同时转过头去,看到了那位痞里痞气的处长,沐浴在阳光下,正坐在窗外的那棵大榕树上,朝我们笑得开心。
“我要走了。”
教授站了起来,目光一直没离开过那个男人。
过了一会,他转头看向了我。
“也许以后等你遇到了,你就会明白,有很多很多人,你是可以放在心上的,但是唯独有那一人,你只能刻在灵魂上,即使死了,也要将他带入轮回的印记里。”
他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藏在镜片下的眼中含着止不住的温柔。
“你是我放在心上的人,但他是我刻在灵魂上要带入轮回的人。”
阳光从窗外探进来,洒在他的脸上,使他看起来如同天神一般,我再转过头去,看看窗外的那人,同样的也是被包裹在金灿灿的阳光中笑的温柔。
我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我笑了起来,往后退了一步,朝他们两人各自鞠了一躬。
“谢谢,祝你们幸福。”
我对教授做出告别的手势,又冲远处那位挥了挥手。
“再见了。”
“再见。”
他们笑着答道。



End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