骶影

高中生,上学不上线
跳坑多
挖坑更文寒暑假期间(都不一定
慎关

段子

赵云澜瘫倒在灯里,身边倒满了他托鬼差买来的烟和酒。

他抬头看着灯顶上的繁复花纹,捂住了双眼。

现在是沈巍死的第四百九十六年。

也是他赵云澜在镇魂灯中获得所有记忆的第四百九十六年。

人间的赵云澜早已经死去,剩下的只有这个存留在灯中的残魂。

他悬挂在黄泉之上,照亮半个地府。

他在忘川伊始,等待着沈巍在轮回中一点一点搜集齐自己的魂灵,然后转世,为人。

在沈巍死的第四百八十六年,赵云澜终于看到了一丝机会。

他看见来的那个人的灵魂已经不再是一团黑气,他开始渐渐有了形状。

他知道他的灵魂开始慢慢苏醒了。

一时间他不知道是该悲还是该喜。

喜的是他终于有了转世成人的机会,有了脊梁骨,不再是那些会被儿童抓的动物或者被人折下的花草和锯下的树木。

悲的是他怕,他怕这个家伙又会被卷入危险当中。世事难料,人间苍凉。

他知道他的性子。

这是他的局。

当年的小孩所走过的路,保不准,转世为人的沈巍还要再走一次。

他不想这样。

赵云澜想一世护沈巍安全。他不想沈巍跌跌撞撞的在泥地上奔跑,他只想看见沈巍在绿地上与阳光游戏。

他想到这,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些年来他看沈巍一次次的轮回,不论是成为什么,花鸟鱼虫飞禽走兽,他都在看不见地方守着他,伴着他,他终于是了解他一些的了。

尽管这比于一万年的守候还是太过于微小。

但他可以等。

镇魂灯给了他无限的可能。

他笑了起来,从身旁拿了一瓶没开过的酒,跳出镇魂灯,飘到沈巍身边,笑道:“陪我喝一杯吗?”

沈巍还没有说话的能力。

但赵云澜看见那黑团子闪了闪——他身上的黑色雾气更加浓郁了一些。

“好啊。”他笑了起来,开了酒。

浓郁的香气喷薄而出。

黑团子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看看,我都忘了。”他笑的有些玩味:“你不能喝酒。”

黑团子身上的光芒暗了暗,好像在独自伤心。

赵云澜感觉心中某个部位被狠狠的掐了一下,他看着面前这个黑团子,尽管他没有成型,尽管刚刚那个可能是他自己的瞎想,但他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冰的刺骨。

他暗暗用了点力,在手中凝聚了点镇魂灯火,抱着沈巍早就把黑能量洗净的想法,把热量传一些给他。

“还冷吗?”

黑团子慢慢被橙色的光芒包裹。

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团子,眼前慢慢凝聚出一个人型。
“沈巍...”

他喃喃道。

有些封在心中的东西开始慢慢苏醒。

“我想你了。”

他低下头,橙色光芒渐渐从黑团子身上退去,但团子仿佛获得了新生。

待光芒全部退去后,他哑着嗓,酸着眼,看着人形逐渐清晰的黑团子道:“你有了转世成人的机会,一次一次的下来,你的灵魂会越来越完整,寿命会越来越长,到时候,说不定就又成为那个冥顽不固的老学究了。”

他给自己灌了半瓶酒下去。

“你别说,要还有机会,我绝对不给你起名巍。”

“这太重了。你不该。”

他喝的不算多,但却有意让自己醉在这里。

“你本是至性随意之人。”

他没有在继续往下说,他知道这是因为遇见了他。

好死不死的,老流氓没教会小孩怎么挥洒他的性子,却教会了小孩承担自己的责任和感爱天下苍生。

小孩学会了前者,后者也慢慢在学。

真是该死的大荒山圣。

他暗自磨牙。

不在自己的地盘好好开农家乐,就知道跑出来祸害小孩。

他叹了口气。

世间有无限轮回,但现在这一世的昆仑只想要一个沈巍。

败家。

他握紧了拳头,再倒了半瓶酒到肚中。

没了。

他随手把酒瓶一丢,又抬头看着这个飘在空中的黑团子,眼神暗了暗,而后挥了挥手。

“等你慢慢凑齐了自己的灵魂,能理解了,我就跟你讲些人间的趣事,好让你这家伙也多点情趣。”

他看着眼前的没一点反应的黑团子,低低地笑了起来:“果然大人便是大人,还是和当年一样啊。”他忍不住调侃道。

他坐在岸边,身边伴了个他,就像当年在邓林初见时。

 不过现在,大家都变了。

他抬起头,看着远处的雾气逐渐散去,一条木质的小船慢慢出现在眼前。

他笑了笑,咂巴了下嘴,而后低下头,用忘川水洗了把脸,在收起了所有的表情后,淡淡的说道:“好了,该走了。”

他站起身,看着眼前慢慢划过来的渡船,长长的船尾在忘川水上荡出了一道道水纹,久久消散不去,就像他那颗已经被揉碎挤压了千百次的心一样,至今还在滴血,难以平静。

但好在这一切就要过去了。

赵云澜看着飘到他肩上,黑色的,努力凝聚成形的团子,大笑了起来。

“我送你一程。”

他戴上了黑色的帽兜,把团子捧在胸前,浑身上下一片漆黑。

“走好。”

 他上了摆渡船,划动了船桨。

End


评论(9)

热度(105)